您的足迹:首页 > 万博体育足球玩法介绍 >第578章:不对劲的香水

第578章:不对劲的香水

他依然没有回头,她低头偏身看他,他却是像睡着了一样,那样的安静,可是林学长却是瘦得不得了,她记得他送她到医院的那时候,还有他来看她的时候,虽然视力不是很好了,可是他不是这样子的啊,怎么就一些日子没有见,就变成了这样了呢,是因为学长的眼角膜摘除了下来吗?

“林学长,我来了,可不可以告诉我,为什么啊?”

他还是睡得很香,卫紫也仿若是闻到了香味,似若如无,不知为什么,她就忽然觉得很困了,这样的和风送来那窗台花瓶里的花香,渐渐地越来越浓,桌上还有打翻的香水还在滴着,她放下手机伸手去捡了起来,浓浓的香钻入了鼻尖,头开始变得沉重起来了。

然后她身子就软软地往地上落下,挨着林之清,浑身一点也动不了。

困啊,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困,连站也站不起来了,她想伸手指,都伸不起来,脑子更是什么也不知道一样,就是很困很困很困,要狠狠地睡一觉才行。

风将门吱的一声,吹合了回去。

洗手间里走出二个人来,是二个看上去上了些年纪的女人,她们看一眼那沉睡状态的男女,一个拿出电话拔了个号码:“林先生,事情很顺利。”

“做得漂亮点。”

“林先生放心,我们一定会拍得很好看的。”

合力将二人抬上那张大床,床上铺着很多的花,看起来是那样的浪漫,还有戒指,珍珠链什么的,以及一些女人喜欢的手饰玩意儿,一些画册,总之要让这里看起来是男女约会甜蜜的地方。

将一男一女的衣服脱了下来,合力地摆弄着各种亲密的姿势,那春光不是隐隐,而是一件衣服都没有穿。

相机闪光灯一直不断,台上的手机在叫哭着,却是无人理会,但是响得久了,也怕引来什么问题,最后还是决定关机了。

拍得够了,再低头戴好帽子悄然地离开了酒店。

林之瑾将录像再打开,然后用林之清的电话给顾淮墨发了一个信息。

他记得顾淮墨有些喝醉了,和云紫在酒店里,云紫是怎么发的,好像直接是发给卫紫的,叫她到XX酒店的XX号房来。

这一次,他便也是如此的发给顾淮墨吧。

他转悠着椅子,却是开心不起来。

若是这件事之清知道了,也不知会不会很难过,可是他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,他要让之清开开心心的,之清那么喜欢那个丫头,为她可以付出那么多,那么之清的最后一段时间,她必须陪着他的,这是她欠之清的,她必须得还,不还也得还。

算算药效,她应该会比之清更早醒来。

但是他很了解顾淮墨,别人要是二十分钟能赶来,但是顾淮墨不用,十五分钟,不,估计是不用那么多,顶多十分钟他就会赶过来了。

顾淮墨其人,一直是他的对手,他把他研究得很清楚了。

想要把一个人斗倒,那就必须的,全方位地了解他。

他还知道顾淮墨心里容不下这些事的,要不然他不会这么做。

心里着烦燥着,索性就起身到窗边去吸烟,望着楼下那如蚂蚁一般的车子,忽然感觉自已一生这中,竟然没有人可以让自已不顾一切,不能和之清一样,为一个女人不顾一切,也没有让他要坚持到最后的女人,他觉得很悲哀,他是不懂爱,不知道什么是爱。

他这一生,营营利利,在商场上无往不利的,可是他却觉得,他穷得没有什么可以拿得起来牵挂在心里。

身边的女人是来来往往的,虽然从不间断,可是那些女人他不曾去了解过,只是彼此需要而已,他甚至认为,爱情真是他妈的装文艺,最无聊的东西。

曾经他也喜欢云紫,可是后来他发现,他还挺讨厌云紫那一套的。

之清可以为一个女人这样,顾淮墨也可以为一个女人而改变性子,他却不知道,可以让他不顾一切的女人在哪里,他竟然觉得孤单无比了。

顾淮墨感觉事情像是比较棘手,他隐隐地不安着,车子开得飞快,红灯也不知道撞了多少个,一直飞驰而到XX酒店里。

上了那房间,站在外面,忽然觉得忽忽来这里,却又有点不敢进去了。

他心里的不安,一点点地在扩大,抬起手也如千斤重,不敢将那门使力地一推,有些过去,似乎和现在要重合起来一样。

他想,这门肯定是没有锁的,一定一定没有锁,可是一推开门,很多东西似乎就要消失。

卫紫觉得头痛痛的,浑身还是无劲,又热烘烘的让卫紫觉得很难受。

睁开眼皮子,看着陌生的房间,还有身边那并不陌生的人。

她发现自已没有穿衣服,拉开被子一看倒吸了口气,不仅仅是她,还有林之清也是没有穿衣服的。

脑子这会儿快速地转着,眼睛看到林学长睡的椅子上,也许,他不是沉睡,她和他现在这样,没有错的话应该是让人下了药了。

赶紧就起身,看看身上似乎没有什么伤疤,赶紧就抓起被子将身子裹紧:“林学长,林学长,你快醒醒啊。”

林之清揉揉眉宇:“卫紫,怎么是你?”他不是幻听吧,怎么是卫紫的声音。

“是我,林学长,这是怎么了?”她赶紧的跳下床,背过身子去捡地上的衣服。

林学长的眼睛看不到,可是,她觉得问什么也得先把衣服穿好先吧。

门被推开了,卫紫正一手拢着被子,一手拿着捡起的内衣,她吓着了,就那样抬头看着门外进来的人,那是他的老公,顾淮墨。

林之清也坐了起来,被子让卫紫卷走了,他摸着身体,然后缩了起来:“卫紫,我的衣服呢?”这是怎么了,发生了什么事?

顾淮墨看着一切,然后闭着眼睛倒吸了一口气,再冷然地合上门,一句话也没有说。

里面是兵荒马乱的声音,门外面的他,手抓成了拳头,关节在硌硌地作响着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
相关推荐